(資料圖片)金道銘。
  在被查處的8名山西省部級高官當中,金道銘是唯一一位非本土官員。他是北京人,一開始時是以北京市東城區城建房管局工人的身份“出道”,後來進入共青團系統工作,從一名普通團幹部做到共青團北京市委組織部幹事、副部長、部長、北京市政協委員。1990年,金道銘轉向紀檢系統,在空降山西之前,他已經在該系統深耕細作了16年,歷任中紀委外事局局長、中紀委副秘書長兼辦公廳主任、中紀委駐交通部紀檢組組長、交通部黨組成員。
  2006年,金道銘調職山西,出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2010年升任山西省委副書記,之後又先後出任政法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今年2月27日,中紀委宣佈對金道銘進行調查,他當時的身份是山西省委副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委黨校校長,成為中共十八大後第一個被查處的山西省部級高官。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太原市委原書記申維辰也因涉嫌貪腐落馬,引發了山西官場的第一波強震。
  而據媒體報道,金道銘與申維辰“絕不是一條戰壕里的戰友”,兩人相互較勁已有時日。他們之間的交集發生在2006年至2010年間,金是省紀委一把手,申則是省會城市的市委書記,兩人都是山西省委常委。在太原房地產市場上,一度流傳金、申二人“神仙打架”的戲碼。
  據《廉政瞭望》雜誌報道,太原房地產業過去有並稱“兩胡”的風雲人物,拿地能力超群,其中“男胡”指的是山西得一文化集團董事長胡樹嵬,其靠山為申維辰,“女胡”則是胡氏家族企業的胡昕,她和金道銘之間的情人關係在山西是公開的秘密。“兩胡”各自充當申和金的白手套,在太原房地產界展開競爭,如今也已落馬的太原市原國土局長張寶玉,曾夾在申維辰與金道銘之間,“被搞得痛苦萬分”。
  據多家媒體報道,胡昕的妹妹胡磊也是金道銘的情人。藉著與金道銘的特殊關係,胡氏家族企業快速崛起。據《財新》報道,胡氏企業版圖囊括房地產、煤礦、信息技術等領域,先後有至少7家公司。這些企業大致在2008至2009年間突然高調崛起,大舉拿地倒賣、開發,涉足煤炭資源整合,承攬政府電子工程,然後資本快速套現。
  作為山西省委的主要領導之一和省紀委的負責人,金道銘在反腐方面既承擔著主體責任,又承擔著監督責任。據一些山西省官員反饋,金道銘在反腐上有些說得很多,做得很少。他常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話,是“拒腐蝕,永不沾”。但到了實踐中,反腐就變成了可輕可重的個人裁量。山西省先前有兩個在全國產生影響的腐敗案件——“房媳”案和白培中案,均被認為處罰太輕。據知情者透露,金道銘主導了這兩個案件的處理,併在其中有不當行為。這也成為導致金道銘落馬的一個線索。
  “房媳”的公公、運城市前財政局局長孫太平,據傳曾在2009年前後被舉報。時任山西省紀委書記金道銘曾下令調查,但後來此案不了了之。
  山西焦煤集團原董事長白培中,在家中被搶近5000萬元。其妻報案,稱被搶300萬元。一審法院最終認定1078萬元,其中80多萬元涉嫌違紀。這一狗血劇情,最終以白培中被免職、留黨察看一年告終。這一過輕的處理結果,讓很多人大跌眼鏡。金道銘亦被指參與了該案的處理過程。
  山西的官員反映,金道銘善於運用自己的身份,幫有求於自己的官員“破財消災”。
  在這一輪反腐中,山西的紀檢系統有多人涉案。除了上文提到的“房媳”外,被查者還有晉中市委副書記張秀萍、山西省監察廳副廳長謝克敏,以及最近被查處的山西省紀委常務副書記楊森林。任職晉中副書記前,張秀萍曾在山西省紀委工作了13年,其中有4年多時間與金道銘有交集。楊森林則擔任金道銘副手4年半。
  而在金道銘曾經主管的政法領域,也有三人落馬,他們是太原市公安局局長李亞力、蘇浩和柳遂記。不到兩年時間里有三任太原市公安局長相繼落馬,也成了山西官場的一大“奇景”。
  山西省煤炭系統一位處級官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山西官場流傳著一種說法:蘇浩與金道銘關係密切,在金被“雙規”前,提前獲知消息的蘇浩向其通風報信,致使金道銘的大量財產被提前轉移。
 
創作者介紹

Wang

xp96xppj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硬碟救援
  • 不心在麼不做們公到用要,樣那想和樣大定來公

    xrevn50e4
    太棒﹋了﹎ 找~了好﹋久♀終於找♀到♀硬碟○醫♀院﹋幫我~救﹎出☆手機刪﹎除照片與○我﹉的修◎理○硬﹂碟隨﹂身○硬碟q6837nk6 NAS群輝〇QNAP專救line的對﹎話~記錄﹋和♂聯~絡人﹂簡訊﹂qh5ta8a6網○址【zzb.bz/1sc63】
    各﹎種全自動﹎行~銷軟﹋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