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財稅改革將亮點紛呈,“營改增”有望實現全行業覆蓋,消費稅改革即將有部署,房地產稅立法將力求加快。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中國財政學會副會長賈康12月5日參加珠海橫琴的一個論壇期間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建議,明年經濟增速目標可考慮設在7.2%左右,積極財政政策的力度應有所提升,更積極一些;貨幣政策繼續穩健,但不排除在降息之後,還採取降準等這些措施。
  財稅配套改革打頭陣
  時代周報:在我國全面深化改革中,為何讓財稅改革打頭陣?財稅改革有怎樣的邏輯?
  賈康: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國家治理現代化”、“現代市場體系”、“現代財政制度”三個關鍵詞之間,其實是一個很清晰的邏輯鏈接。財稅改革是要打造現代國家治理體系的基礎和支柱,也是全面改革的支撐。這個表述,是首次寫入最高層級的中央文件。財政解決的是公共資源配置問題,一定會影響、拉動整個社會資源的配置優化。政府作為一個能動的主體,要解決職能合理化和“更好發揮作用”的問題,必須要有財政後盾。這種內在邏輯決定了在全面改革中,又和上世紀80年代初、90年代中一樣,由財稅配套改革打頭陣。
  時代周報:本輪財稅配套改革共包括三大改革任務:預算管理改革、稅制改革、優化調整中央地方體制。政府預算管理的公開透明,將是明年財政改革重點。那麼這種透明將達到什麼程度?
  賈康:提高預算管理的透明度,就要求所有政府財力都要進入預算,不再承認任何“預算外資金”存在,包括地方政府的土地批租收入,必須是在基金預算收入中。這個完整的透明度,就意味著“錢從哪裡來,用到哪裡去,履行什麼職能”,公眾有知情權、監督權。
  在此基礎上,內在邏輯引出的要求,是預算安排和“重點支出”今後不再掛鉤,並開始編製“三年滾動”的跨年度預算,而且要完善轉移支付。以後一律不能要求地方政府做專項的資金配套,因為大量的專項是支持欠發達地區,為拿到項目這些地區必然表態配套,實際上是逼著他們弄虛作假。這些在預算改革要求中都已非常清晰。
  時代周報:在預算公開的框架下,地方債的公開和透明是重點。財稅改革將在地方債方面取得哪些重要突破?
  賈康:預算法的修訂終成正果,一系列文件已發佈。一頭對陽光化地方債怎麼發作了清晰的規定,規模在中央層面掌控,總體規模“切塊”到省級行政區域,由省級預算的全套程序約束各地債務的具體運作;另一頭,原來隱性負債的主要舉債載體地方融資平臺,按最新文件不許發生新的債務增量,而且在今年底明年初所有地方債務必須清晰上報。兩頭卡住後,陽光化的負債規模肯定要上升,但一定和原來十幾萬億的地方債實際規模形成一個差異,又不能指望融資平臺繼續發揮過渡作用—這個空間被明顯控制住了。那麼打開的空間,就是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PPP(公私合作伙伴關係)。在預算管理改革中,地方債這一套安排,已引出非常重要的改革創新,就是PPP的發展。
  “營改增”或全覆蓋
  時代周報: 稅制改革是新一輪財稅改革的重要內容,將會對明年的經濟改革產生重要影響。營改增、資源稅、消費稅的進展如何?
  賈康:這一兩年大量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如雨後春筍一樣發展起來,是和“營改增”有一定聯繫的;全國就業形勢表現相當好,也與此有內在關聯。“營改增”有望在明年年底之前做到全覆蓋。
  消費稅的改革估計不久會有消息,有關部門非常重視它。在“營改增”以後,地方政府沒大宗穩定收入的情況下,消費稅基本的設計思路,是把原來中央政府百分之百掌握的一部分消費稅收入讓渡給地方政府。
  資源稅改革12月1日已使從價機制覆蓋到煤炭,這一稅改首先影響比價關係,還會促進資源產品價格形成機制的改革。
  時代周報:備受關註的房產稅、個人所得稅的推出有無具體時間表和新的舉措?
  賈康:關於房地產稅的爭議非常激烈,但我看來問題是房地產稅怎麼樣加快立法。我估計最理想情況下也得一年走完,很可能要兩年,只能拭目以待。個人所得稅要排在後面,等待時機成熟的時候再有動作。
  時代周報:在構建地方稅體系方面,我們應該如何更積極地推進?
  賈康:地方稅體系構建方面,兩個主力稅種的培養已看得很清楚,一個是房地產稅,一個是資源稅。“營改增”以後,消費稅的一部分轉成地方的銷售稅,也是地方政府手裡面的大宗穩定來源,積極漸進打造這三大支柱。
  時代周報:在你看來,財稅改革目前的難點是什麼?
  賈康:難點就是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籬”,就是攻堅克難,化解既得利益障礙。
  財政政策可更積極
  時代周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即將召開,你如何總結今年的宏觀調控?明年我國宏觀經濟會遇到哪些挑戰?對宏觀調控政策走向,你有哪些預測?
  賈康:就今年宏觀調控總體來說,我們在複雜情況下掌握了穩字當頭的一系列的要領。從運行結果來看,有望實現7.5%左右這樣一個增速結果,最大可能性是比7.5%稍微低一點。最重要的是,在發展過程中已看得到了結構優化、質量提升的一些跡象。
  比如說,我們看到經濟增長速度是在繼續走低,但就業的情況相當不錯。就業好,就說明圍繞“增長質量”的實質性的追求,在運行結果里有顯現。更多的就業機會是從小微企業創業積極性提高、第三產業得到發展這些因素帶來的。這是經濟質量提升、結構優化的一個典型例子。
  明年的挑戰主要是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如何順利進入“新常態”。新常態的實質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所說,進入中高速、結構繼續優化、實施創新驅動。其中創新又是最關鍵的,包括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和制度創新。最大的挑戰是,利益固化的藩籬能不能突破。
  明年的宏觀經濟政策還是應實施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的搭配。從客觀需要來說,積極財政政策的力度應該有所提升,可更積極一些,因為在安全區內我們還有可用空間。結合積極財政政策擴張力度提升,特別強調的是財政政策帶有“區別對待、突出重點”這種結構導向。貨幣政策繼續穩健,但是不排除在降息之後,還採取降準等等這些措施。有必要的話,微刺激這些手段還是要用的。
  時代周報:此前有不少觀點認為,貨幣政策應全面寬鬆,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你認為呢?你建議我國明年經濟增速目標設在哪個區間合適?
  賈康:我認為貨幣政策可以適當積極,貨幣政策本身是一個總量政策。前一段我們曾有過貨幣政策的結構化運用,但這隻是輔助性的,財政政策在結構上是要發揮主要的調節作用。現在只是說力度上,貨幣政策可以微刺激,但似乎沒有必要走到強刺激的大寬鬆。
  明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值怎麼定?大家都比較認同把經濟增速目標往下調一點,把7.5%左右落到7%左右。我參加內部討論的時候覺得可以提7.2%左右。因為在有必要經過相時抉擇的微刺激之後,明年維持在7%以上,這樣先不突破7%這一心理關口,比較有利,是一個有彈性的狀態。
  時代周報:相比於金融刺激,財政對於促進內需和消費有怎樣的優勢?
  賈康:財稅調控的特點是可以突出重點、區別對待,它天然帶有結構設計的特點,不像貨幣政策那樣是總量型的政策,本身就可以貫徹結構導向,所以它特別適合貫徹產業政策、技術經濟政策、收入分配政策等等。講政策就要區別對待,財政政策就是這種政策的貫徹工具。
  擴大內需首先還是需要在財稅改革中優化收入分配,讓低中收入階層得到一定的扶持,在初次分配體現公平競爭、機會均等,再分配適當抽肥補瘦,能夠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提高直接稅比重,這都是財政改革要做的事情。另外就是在轉移支付方面應更多地扶持弱勢群體。
 
創作者介紹

Wang

xp96xppj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